<ruby id="4pomc"><td id="4pomc"></td></ruby>
    <nav id="4pomc"></nav>

    <em id="4pomc"></em>
    <tbody id="4pomc"></tbody>

  1. <tbody id="4pomc"></tbody>
    <rp id="4pomc"></rp>
  2. <tbody id="4pomc"></tbody>

    中國通號董事長周志亮講述鐵路信號系統活化石“號志燈”背后的故事

      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之際,國務院國資委聯合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共同推出百集微紀錄片《信物百年》,以“紅色信物”為切入點,由以中央企業為代表的100家國有企業黨委(黨組)負責人介紹企業的傳家寶,以小見大,以物證史,揭開企業澎湃發展歷程背后鮮為人知的動人故事,見人、見物、見精神,講述信物故事,傳承紅色信仰,堅定理想信念。

      今天,為您分享《信物百年》第十九集《鐵路信號的“活化石”》,聽中國通號黨委書記、董事長周志亮講述中國第一代鐵路信號燈,見證國家軌道交通列控技術從無到有、從依賴進口到自主創新引領世界的故事。


      這盞煤油號志燈

      是新中國第一代鐵路信號燈

      應用于20世紀50年代

      它歷經半個多世紀的歲月洗禮

      見證了中國鐵路信號發展

      開啟了國家軌道交通列車控制領域

      從跟跑、并跑到領跑的新篇章!


      這背后又有著怎樣一個發展歷程? ! 信物講述人中國通號黨委書記、董事長周志亮講道,“這是一盞煤油燈,在鐵路信號系統里叫號志燈,我國第一條自主設計建造的干線鐵路——京張鐵路,當年就是用這樣的煤油燈來調度列車的”。 信物講述人周志亮談到,70余年來,在國家發展鐵路事業的總體布局和發展需求下,中國鐵路信號技術從手信號一機械信號一繼電式電氣信號一直發展到現在的智能自動駕駛時代,真正實現了從零發展到引領世界的巨大科技飛躍。

      信物講述人中國通號黨委書記、董事長周志亮談到,如今的列控技術越來越復雜,但人們能看到的信號裝置越來越少。在鐵路信號引導下,呼嘯的高鐵動車組與充滿歷史感的綠皮車交相輝映,人文和科技的碰撞,共同譜寫出百年信號輝煌。

      01

      1954年,仿制生產出中國第一臺色燈信號機。

      02

      1965年, 研制出中國首個電氣集中聯鎖系統。

      03

      2003年, 制定了中國首個高鐵列車運行控制技術標準。

      04

      2007年,開通了中國第一條高速鐵路。

      從手信號到全自動無人駕駛,打造全球領先列控技術皇冠上的明珠。

      新中國誕生之前,我國鐵路信號非常落后,沒有成形信號制式,東北等鐵路沿用日本遺留的初級信號設備,膠東半島采用德國設備,云南的米軌鐵路采用法國制式。沒有鐵路信號設備生產能力。以手板道岔、手持號志燈、人工動作臂板信號為主要手段,信號技術十分落后。從百年前由號志燈調度指揮列車的京張鐵路到集成中國完全自主化技術的自動駕駛京張高鐵,通過中國鐵路人數十代的接續奮斗,換來了中國高鐵享譽全球的聲譽。

      肩負國家軌道交通民族產業的中國通號牢記初心使命,在幾代人“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賡續奮斗中打造出全球領先的軌道交通全產業鏈,自主研發的高鐵自動駕駛系統更是智能高鐵的三大關鍵核心技術之一,被譽為關鍵核心技術“皇冠上的明珠”。高速鐵路自動駕駛技術是現行時速350公里高鐵里的行業前端技術,是智慧鐵路和交通強國建設的利器,是世界各國軌道交通發展的趨勢,是智能高鐵的關鍵核心技術。中國通號自主研發全球首套高鐵自動駕駛系統的成功研制,標志著我國高鐵自動駕駛技術取得重大突破,為中國高鐵整體技術保持全球領先地位作出又一重大貢獻。

      在該項技術首次開展現場試運行測試的京沈客專,中國通號的高鐵自動駕駛系統持續穩定運行,以近乎零缺陷的高水平順利通過專家組數百項細致苛刻的測試,諸多優勢獲專家肯定。中國通號在國家軌道交通領域的持續深入攻堅,為我國智能高鐵的建設構建起了完備的技術平臺,為我國智能高鐵推廣、普及奠定下完備的技術積淀。

      從“萬國造”半殖民鐵路到全球最大高鐵路網,打造統一調度指揮、互聯互通軌道交通網

      新中國成立之初,中央政府面臨統籌全國經濟,開展區域商貿互通,解決關鍵民生的緊迫局面,在國家工業不夠發達的那時,打通大宗貨物流轉的重任就落在國家鐵路網上。然而國家鐵路長期被列強、軍閥割據的弊端問題突出,呈現“萬國造”的國家鐵路各項技術、標準、規格混亂不堪,無法相互連接。為解決我國鐵路信號因為制式不統一,顯示混亂的問題,原鐵道部決定實施“改新顯示”改革,1953年,中國通號前身“鐵道部通信信號工程公司”成立。自此,中國鐵路通信信號技術發展開啟新篇章。

      自成立至今,中國通號參與了全國鐵路六次大提速全過程,參與完成了國家鐵路標準和行業標準的制定、關鍵核心技術的研發攻關應用。經過五代技術的更迭,中國通號全產業鏈技術和產品安全、可靠的應用于全國14.6萬公里鐵路、3.8萬公里高鐵和40余座城市的百余條地鐵,為各類軌道交通的安全高效運營提供可靠保障。

      中國通號參與建設的國家鐵路“四所一中心”,依托功能完善調度指揮系統,中心調度員可以掌握鐵路全線所有列車的實時狀態,并進行調度指揮;中國通號適用于時速200公里和350公里的列控技術可實現不同鐵路線路間列車的無縫銜接、跨線運行。兩項核心成果大幅提高國家路網的安全、高效運輸效率,為國家軌道交通的互聯互通、集中調度提供了堅實技術保障。

      從引進消化吸收到自主創新,打造原創技術策源地

      多年來,列車運行控制這一核心技術作為指揮高鐵列車安全高效運行的“大腦”和“中樞神經”一度被國外跨國公司所壟斷。2008年,我國京津城際鐵路全部采用西門子的技術和裝備。但是,國外技術解決不了中國的問題,國外專家“聽不懂”中方訴求,我方技術人員進不了外方實驗室——自己沒有技術,就要處處面臨“卡脖子”。中國通號深刻認識到“核心技術買不來、換不來”,掌控核心技術,努力實現高鐵列控技術自主化是新時代賦予中國通號的歷史使命,只有掌握了核心技術,“中國高鐵”這張響當當的名片才能站得住腳。

      2013年以來,中國通號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模式,組織全系統3000余名攻關團隊開始了高鐵列控技術的完全自主創新,用3年時間完成了西方國家幾十年的技術跨越,全面攻克了軌道交通五大核心自主技術的重大突破,解決了西方發達國家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技術難題,徹底實現了我國高鐵、地鐵全套列車控制系統技術的完全自主化和裝備的100%國產化,將高鐵列車運行控制核心技術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2018年,中國通號一夜之間完成京津城際高鐵“大腦”換裝,完成了對西門子技術和裝備的完全替代,展示了中國的科技實力和組織力。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要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中國通號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高鐵建設和鐵路發展的重要講話精神和指示批示精神,從攻克源代碼開始,全面掌握八大關鍵核心技術,積累4萬多個技術案列,建成世界一流水平的3個綜合實驗室、48個專項實驗室和全線、全景、全速綜合仿真測試平臺,全球首套時速350公里自動駕駛系統在京張高鐵開通應用,獲得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批示。同時,在黨中央、國資委黨委的統一部署下,強力推進“卡脖子”關鍵核心技術和芯片研發應用,2021年完全具備高鐵控制系統“100%采用國產芯片和安全操作系統,100%替代既有設備”的條件,以聯合攻關成果亮出中國科技工作者的“殺手锏”,實現全自主可控,將核心技術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中國通號發展成為高鐵自動駕駛、地鐵無人駕駛尖端核心科技的原創技術策源地。

      從跟跑并跑到領跑,助力中國高鐵“走出去”

      從引進國外技術“跟跑”,到消化、吸收先進經驗“并跑”,進而在關鍵領域自主再創新“領跑”,中國通號走出了一條以自主創新實現“彎道超車”獨特的技術發展道路,實現了高鐵“大腦”由國產化跟隨、自主化并跑到全自主可控的跨越。作為“中國高鐵”走出去聯盟的重要一員,中國通號堅決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抓住時代機遇,積極搶占海外國際市場,大力推進中國高鐵走向全世界,為全球軌道交通事業發展提供“中國方案”。

      高鐵出海,標準先行。中國通號自主研發的列車運行控制核心設備無線閉塞中心(RBC)、車載自動防護裝備(ATP)和地面電子單元(LEU)先后順利通過歐盟互聯互通認證,中國高鐵三大核心技術“一車、二路、三信號”相繼全部具備國際“通行證”。憑借國內3.8萬公里高鐵建設與安全運營的豐富經驗(超國外高鐵運營里程總和),中國高鐵建設最終實現由修路、造車到通信信號列控系統全產業鏈自主創新的目標,搶占高鐵產業發展制高點。

      高鐵名片,大國外交。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與實施為中國高鐵走向海外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在國家有關部委的牽頭下,中國通號積極參與蒙內鐵路、雅萬高鐵、匈塞鐵路、中泰鐵路等項目,建成2座歐洲列車運行控制系統實驗室,相關產品、技術順利通過歐盟TSI體系認證及塞爾維亞DeBo認證,得到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的高度贊賞和充分肯定,有力推動中國高鐵技術和裝備“走出去”向世界展示中國高鐵以及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偉大成就,彰顯中國高鐵“國家隊”的使命擔當。

      素材來源:綜合中國通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