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4pomc"><td id="4pomc"></td></ruby>
    <nav id="4pomc"></nav>

    <em id="4pomc"></em>
    <tbody id="4pomc"></tbody>

  1. <tbody id="4pomc"></tbody>
    <rp id="4pomc"></rp>
  2. <tbody id="4pomc"></tbody>

    茅以升:中國橋魂美名揚

      在江蘇鎮江的潤揚大橋公園內,坐落著茅以升紀念館。館內展出茅以升遺物、生平事跡照片資料等,默默講述著他堅定愛國、努力奮斗的一生。

      茅以升,字唐臣,江蘇鎮江人,生于1896年,我國著名的橋梁學家、教育家、社會活動家。中學畢業后,茅以升考入唐山工業專門學校土木系。1916年,從唐山工業專門學校畢業后,茅以升考取清華官費赴美國留學。

     

      1917年,茅以升畢業于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究院橋梁專業,獲碩士學位;此后,又獲卡耐基-梅隆理工學院工學博士學位。其博士論文《框架結構的次應力》的科學創見,被稱為“茅氏定律”。


     

      卡耐基梅隆大學·茅以升塑像 CMU歷史上首位工學博士畢業生
     

      謝絕了國外好幾家公司的重金聘請,懷著“科學救國”“工程救國”的志向,茅以升毅然回國。他先后任唐山工業專門學校教授,南京東南大學工科教授兼主任,南京河海工科大學校長,天津北洋工學院院長兼教授,交通部橋梁設計工程處處長,中國橋梁公司總經理等。

      回國后的茅以升目睹的是:中國的江河湖海上,都是外國人造的橋。20世紀30年代,茅以升任錢塘江大橋工程處處長,主持修建我國第一座公路鐵路兼用的現代化大橋——錢塘江大橋。盧溝橋事變后,日本帝國主義加快了侵略中國的步伐。錢塘江大橋竣工不到三個月,杭州淪陷。為阻止日軍進攻,茅以升親手點燃了導火索,炸毀了這座飽含自己心血的大橋。

      新中國成立后,茅以升任鐵道技術研究所所長、鐵道科學研究院院長等職。

      茅以升的足跡遍布大江南北,他的名字和新建的大橋一起留在祖國各地。1955年至1957年,茅以升任武漢長江大橋技術顧問委員會主任委員,接受修建我國第一個跨越長江的大橋——武漢長江大橋的任務。這座大橋是鐵路公路兩用的雙層鋼桁梁橋,大橋將京漢鐵路和粵漢鐵路銜接起來,成為我國貫穿南北的交通大動脈,并把武漢三鎮聯成一體,確保了我國南北地區鐵路和公路網聯成一體。

      茅以升一生學橋、造橋、寫橋。他在中外報刊發表文章200余篇。主持編寫了《中國古橋技術史》及《中國橋梁——古代至今代》(有日、英、法、德、西班牙五種文本),著有《錢塘江橋》《武漢長江大橋》《茅以升科普創作選集》(一、二)《茅以升文集》等。

     

      在新中國成立后的幾十年中,茅以升始終把入黨作為自己畢生的理想和追求,并用黨員標準要求自己。1987年10月,茅以升如愿加入中國共產黨。他在入黨申請書中這樣寫道:“我已年逾九十,能為黨工作之日日短,而要求入黨之殷切愿望與日俱增。”

      1989年11月12日,茅以升病逝。2019年,茅以升被授予“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

      “茅老是中國的橋魂,鎮江的驕傲。”鎮江市政協副主席朱開寶說,鎮江始終把傳承發揚茅以升的精神作為科技立市、產業強市的精神支撐與發展指引。隨著潤揚大橋、五峰山長江大橋的建成通車,一代又一代鎮江人不畏艱難、開拓創新,朝著產業強市目標加速跑起來,用扎扎實實的行動,讓茅老對家鄉的殷切期望成為美好的現實。

      (記者邱冰清)

      新華社南京5月31日電

      素材來源:新華社

    為您推薦
    來源:中國鐵路工程建設網作者:十五局黨委宣傳部
    來源:鐵路工程建設網作者:呂奎元 王志琴
    來源:中國鐵路工程建設網作者:汪攀生(原鐵道兵六師)
    來源:鐵路工程建設網作者:贠磊
    來源:鐵路工程建設網作者:金光宏
    來源:鐵路工程建設網作者:林赤喜